画图的宅,养娃做娃衣,欢迎交流。
蹲霹雳坑许多年,长期不追新剧。本命罗黄剑龙风红墙头多,另外吃锤基和瑟莱。
端碗等粮

 

什么都无法拯救拖延症晚期了,这图原来是要做双红本《风色惋红》应援的,然后在纸上涂完就把它忘掉了……掉了……了……

那阵子超萌特工版双红,这张是狙击手挽大宝+刺客同(剑上应该还有机关什么的),双红画册里还有个小黄图是军官挽+间谍同。炒鸡炒鸡想吃这种设定的文,但是没有大大写所以只好哀伤得蹲墙角意淫一下。

这张图过程也是特别囧~~鉴于我一向是手绘无能星人,一看到白纸铅笔就不记得画画是怎么回事了,所以线稿是在ipad上起的,当时想着反正弄完可以打印到水彩纸上色。以前用木浆纸挺好操作的,但是问题是阿诗的绵纸它太厚了,我家打印机它死活不吃,吐一点点就卡住了,后来还是使出吃奶的劲把纸从打印机里拔出来的……线稿是电子档,上色等水彩……而后脑洞一开,小朋友画画都干过的事不是描图么?!于是灯全部关掉,把屏幕亮度开最高,在小黑屋里把水彩纸蒙在屏幕上描线稿,也是醉醉哒。

评论(5)
热度(100)
Top

© 字母堆 | Powered by LOFTER